关于KKD中国的规划以及设计理念的专访----设计创造辨识度

Kurz Kurz Design设计团队专访

1992 年以来,Kurz Kurz Design 库尔兹-库尔兹设计事务所就以其创造性和专业性成为众多来自不同领域的知名企业的设计合作伙伴。设计事务所遵循"设计创造辨识度"这一设计原则,致力于为全球的客户提供高品质的、来自德国的“企业产品设计”。

在库尔兹-库尔兹设计事务所位于德国索林根(Solingen)和中国天津的设计工作室中,我们的跨学科团队竭诚为客户提供设计咨询、产品设计以及品牌战略等服务。

凭借对美学,功能和细节的高标准要求,Kurz Kurz Design库尔兹-库尔兹设计事务所设计的产品以其独有特征在市场中获得了长久的成功。2012年Kurz Kurz Design库尔兹-库尔兹设计事务所来到中国,我们会在各个设计阶段中与客户保持紧密联系,为中国客户和亚洲客户提供纯正的德国产品设计服务,提高其产品在国内外市场上的竞争力和品牌的国际影响力。

Kurz Kurz Design专注于协作型产品设计,客户包括Damixa,Kaldewei,Wilo,Pelikan,Steinel, Vaillant,Villeroy & Boch,WMF和Zwilling等国际知名品牌厂商。库尔兹-库尔兹设计事务所的作品已经获得了包括 iF大奖,红点Red Dot,Design Plus,Good Design Japan,Good Design Chicago等诸多世界顶尖产品设计奖项。

2012年, Kurz Kurz Design成立了中国设计团队,把德国的设计理念带到了我们身边,在中国的短短 3 年里,设计总监熊浩先生带领中国设计团队秉承德国设计的严谨,凭借对美学,功能和细节的高标准,在陆续拿到iF大奖,红点Red Dot之后,又一次将重量级奖项收入囊中——IDEA DesignAward 2015 Gold!


根中国

Q:为什么考虑在中国开设工作室,在中国的设计工作是如何规划的?

A: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工厂,也是设计非常活跃的区域之一,这几年政府推动的工业4.0模式也是一定程度上借鉴德国模式,并且在很多领域中德双方都开展了合作。工业设计是制造业的前端工序,也是一个统筹策略的工序。而且德国工业设计教育非常重视实践,这恰恰是国内所欠缺的。

在中国的设计工作还是以国内项目为主,中国的企业大多处于一个上升期,很愿意投入精力和财力去与设计公司合作,这样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土壤。2012年设计总监熊浩从德国把整个KKD的模式带回了中国,在天津开设了第一个工作室,次年又在广东顺德开设了第二个工作室,形成了德国和中国南北方的三个不同风格的工作室。整合不同地域的资源和人才,从设计思想上融合更多的可能性,带来更具创新力的设计作品。


用户至上

Q:现在已经完整做了很多项目了,感觉中国客户的心理需求和欧洲客户有什么不同?

A:中国客户最大的特点就是“直奔结果”。欧洲的客户很有耐心,他们会很冷静细致地看你的市场调研,做设计的根据,以确定你的专业性。而在中国,客户常常一打电话就说:“产品下个月要上市。”有时设计还没做完客户就拍板了,导致已经上市的设计往往没有完整地实现设计理念。这一点作为一个严谨的设计公司感到很尴尬。

Q:原因呢?

A:可能由于中国客户接触设计的时间还不长,不太明白设计最重要的部分在哪里,而且太急于兑现成果了。中国市场特别好的一点是越来越大的开放性,这种迅速的发展带来一种刚起步的迅猛劲头,同时也带来一些大跃进式的弊端:只追求速度,其他什么都忘了。中国的设计现在都喜欢从零开始,平地起高楼,没有调研空想出来,所以中国的市场也先入为主地认同了这个模式。其实前期调研是设计非常重要的步骤,不知道市场需要什么就开始做设计,就无法创造出异于别人的风格和品牌

Q:在德国都是怎么做的?

A德国人会花一半的时间去做市场分析,并且每一次设计都不是终点。在德国设计里品牌是重点,常常用很多年去树立一个品牌,品牌里有系列,每个系列的东西都有这个品牌的血统和设计特点在里面。比如奥迪汽车,从A1A8A系列的每一款都神似,有贯通性,都是在基础上往上升华,不会这一款是这样,下一款就突然变成其他样子了。德国设计很重视通过设计方法来树立品牌的特点和形象这是一个传统。而且德国的设计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步骤:为了保证设计品质无误差,所有产品设计都要在过程中制作1:1的模型,从而使客户和使用者得到最准确、最完善的使用体验,即便是一个浴缸、一辆汽车。


除隔阂

Q:中国设计太急功近利了。

A:经常会“突然”做出一个东西,没有演变。这在产品设计上甚至会产生很严重的质量隐患,因为有时候影响产品质量的不仅仅是材料的问题,也可能是结构或设计出了问题。中国的设计企业现在已经有很强的进取心,也有品牌意识,想创造自己的辨识度,但是还没有很好地了解该怎么做。中国有很多好东西,比如中国的茶文化,从茶的种类到瓷器的种类都丰富无比,如果用现代的设计方法把传统的东西重新演绎一下,可以挖掘出很多商机。而完全抛弃传统去如法炮制外来的东西,其实是不自信的表现



Q:从客户心理到行业心理都有这么多的隔阂,如何才能坚持原来的设计品质?

A:隔阂只是一个过程。从心理上来说,中国的客户和行业都已经有很强烈的改变愿望了,像红点这样的大竞赛,获奖选手中都经常看到中国人,说明中国设计行业改变的决心和成效。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引导,客户是很容易能接受你的观点的。但我们也得因地制宜地适应这种“发展中”的情况,有时候需要对工作付出更加多的努力,比如提高调研步骤的工作效率来适应中国快速生产的需求。我们会并且必须保证设计品质,但直至目前我们还没有遇到太多困难。


因地制宜

Q: KKD中国团队?

A:中国团队是一个非常年轻非常优秀的团队,设计总监熊浩毕业于德国福特旺根艺术大学工业设计专业,并在库尔兹库尔兹德国工作室工作过,带回了整套的设计方法。团队中主力设计师都是80后,甚至还有90后的新面孔。设计师来自于不同的设计领域,比如有曾经在汽车设计部工作的设计师,有旅日进修色彩科学的设计师,有交互设计与服务设计背景的设计师,也有在家电领域有过出色工作经历的设计师。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专业的产品策划团队、数字影像团队等等。设计是一项非常需要跨界思维的工作,我们在团队建设上也非常多元化,我们不希望每个设计师被自己领域的设计观念局限住,所以在项目进行中会花费大量的时间用于沟通,这样才能确保我们的设计作品新鲜并且完善。另外还有一点,在跨国团队合作中,时差其实是个好东西。时差使得大家不用在同一时间做事,各自有空间。中国工作室晚上把方案发给德国,德国工作室早上起来处理,处理完发回中国,中国这边早上起来看。不用短兵相接,都有时间消化。这种时间差造成了很良性的沟通循环,这种有规律的带有时差的工作模式运作起来是很惬意的。

Q:德方会不会束缚中国团队?

A:我们分工很明确,不存在太多交叉的地方。首先理念部分由德方完成客户给我们中文的任务书后,中国工作室会结合中国市场、文化进行修改再发给德国。在前期两方工作室会同时调研。一旦概念形成,后续工作由中方团队继续,并定期给德方反馈,以保证配合不出现偏差。在中德双方团队的合作过程中有很多优势互补的东西,比如概念形成方面是德国的强项,而扎根于中国的团队更了解客户的需求并且具有很强的执行力


设计哲学

QKKD的设计哲学?

KKD设计从来就不是一个人完成的,我们的设计哲学可以说是集体力量,从根本上避免了设计的个人主观主义和设计质量的不稳定性。我们会通过一种媒介来把各方面的力量整合起来为设计师所用,这就是我们常用到的op整合创新工作坊。我们在项目初期通常会开展一系列的工作坊,工作坊按照一种以需求为导向的创新激发机制进行,传统项目开发流程存在一个很大的弊端在于设计师往往过于局限在项目中,思路不能完全得到扩展,而KKD认为设计师的最大优势在于设计方法和生活经验的积累,我们如何把大家头脑中存在的具有创新性的idea整合进项目中来成为了我们的核心着眼点。

设计是艺术与技术的结合,工业设计师需要冷静而又富有激情,严谨而又富有创新精神的对待每一个设计项目。为了时刻保持对产品设计的先进性和敏感度,KKD中国的设计师每年都会到世界各地去参加各种类别的展会,拜访先进的生产厂商,收集先进的科技,材料,生产工艺,产品趋势等等